幸亏这个世界不全部是凯撒医疗

分类: 好文分享 / 发布于2018-6-12
880 人气 / 0 评论

  凯撒医疗(Kaiser Permanente)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奥克兰市,是美国最大的健康维护组织(HMO),目前已有70多年的历史。从成立初期只有26名医生、201名雇员成长为拥有2万名签约医生、20万名雇员。凯撒医疗集合了医疗健康服务和保险保障,绝大多数健康管理服务由凯撒医疗体系内部提供,凯撒会员可以获得全科医疗照护服务。凯撒医疗被认为是引领美国潮流的医疗健康服务和非营利健康保障计划提供者之一。

  凯撒医疗的经营理念是为客户提供高质量、可负担的医疗服务并提高客户的健康水平,提高社区整体健康水平。

  凯撒医疗的业务模式主要是会员向保险缴纳保费,保险每年按照会员人数拨付预算给医院和医生,医院和医生负责给会员治疗或者加强会员的健康管理。凯撒整合医疗模式中的一项关键因素便是保险端、医院端和医生端两方之间的经济一致性。医生端每年与保险端协商确定一项年度预算。在年度预算的前提下,在保险端与医生端之间会有一项“风险分担协议”,各方共同承担互相可能发生的预算盈余或支出。这样,保险端与医生端互相为对方的费用负责。

  一、凯撒医疗存在的主要问题

  1、对于凯撒医疗体系所提供的医疗服务的质量是有争议的。为了降低医疗费用,凯撒医疗会通过由医生和药剂师撰写的临床指南鼓励其医生使用非品牌药而不是品牌药。由于凯撒医疗采取的是封闭式的医疗体系,难以满足希望到更高水平的医疗机构就诊的客户。

  2、凯撒医疗体系的医生集团缺乏钻研新技术的机会。医疗技术的提升除了有患者之外,医生是否有足够的动力去提升技术很关键。对于一些疑难杂症,没有足够的患者不可能找到解决办法。由于预算有限,凯撒医疗的医生集团,更合适的做法就是使用成熟的技术应对每一个患者,任何一项创新都是对医生自身利益的损害,医生没有足够动力为了患者的利益去创新。对于疑难疾病的不断攻关才是医疗技术进步的源泉,没有经济支持,医生没有动力也没有资金实力去攻关疑难杂症,就不会有一项又一项肿瘤被攻克,患者可以被治愈。凯撒医疗模式中的医生集团,更多的是搭便车,在别人攻克技术难关的基础上,吸收别人的经验为会员服务。如果世界上只有一种医疗模式,那么医疗技术进步就变成不可能的,因为没有足够的投入就不会有足够的产出。

  3、凯撒医疗模式只是美国医疗模式中的一种,在美国医疗市场占比并不是很高。在70多年的运营过程中,凯撒医疗的运营版图只铺设到了美国的8个州,仅占美国50个州的16%。2017年凯撒医疗的会员人数为1180万人,美国人口总数为3.24亿,凯撒医疗仅仅服务了3.6%的美国人。可见,在美国也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人认可凯撒医疗模式。

幸亏这个世界不全部是凯撒医疗

  二、医疗技术进步不仅仅是有无付款方,更重要的是有人愿意接受治疗。

  著名澳大利亚植物学家戴维·古多尔5月10日在瑞士以医助安乐死的方式离开了人世,享年104岁。戴维·古多尔没有病,仅仅是自己认为活的时间太长了,主动要离开这个世界。台湾资深主播傅达仁晚年饱受胰腺癌折磨,7日下午6时左右在瑞士执行安乐死。晚间7时30分,妻子证实他在瑞士尊严结束一生,终年85岁。傅达仁也成为台湾第一位执行安乐死的公众人物。如果没有患者忍受治疗过程中的痛苦配合医生治疗,哪里会有医疗技术的进步。2018年5月3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通过了尝试权(Right To Try)法案,该法案允许绝症患者尝试使用尚未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上市的新药。法案签署仪式上,不少绝症患者及其家属围绕在特朗普身旁作为见证人,特朗普发言称:“这项法案将给成千上万名身患绝症的美国人带去希望。”但很多人认为这一法案不仅会带去虚假的希望,甚至是让绝症患者“送死”。

  没有绝望的人们配合医生积极治疗,就没有医疗技术的进步,在这里,钱真不是最重要的,凯撒医疗模式没有任何可借鉴的意义。

  三、医疗技术是对生命的研究,值得人类花巨大代价去研究。

  在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人的生命更重要呢?一个社会可以仅仅为了金钱就不对医疗技术做很大的投入吗?我们从图二中可以看出,各国卫生消费占GDP的比重都很高,美国17.1%的GDP都用于卫卫生消费。

幸亏这个世界不全部是凯撒医疗

  我们追求发展,发展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不是让人活的更好更有尊严吗?如果仅仅为了省钱,就没有必要有医疗保险公司或者凯撒医疗,直接让人因为花不起钱死在医院之外即可。

  凯撒医疗诞生于美国,但是美国人没有把这种医疗模式作为唯一的模式推广,美国的医疗费占GDP比重全世界最高,而且远远超过第二名。美国的医疗水平高,美国的医学研究独步世界,愿意追求生命质量的人都去美国看病,有的仅仅是普通工薪阶层。由于对生命的重视,美国人愿意为医疗花钱,美国人为全世界探索新的医疗技术,努力寻求突破。全世界的精英人物也到美国的梅奥诊所、克利夫兰诊所等医院看病,美国人花出去的钱换了一种方式钱又回到了美国。

  四、中国的医疗改革就是一场闹剧

  中国的医改进行了好多年,最新一轮医改开始于2009年。从2009年开始,到现在也马上十年了,仅仅从时间上看,近十年的时间抗日战争也结束了。可是中国的医疗现状与2009年前有多少改观?回看当初医改设定的目标,现在达成了多少。医疗问题,技术是核心,钱真不是问题。中国医疗行业最大的问题在于技术发展的不平衡,东部发达地区的少数三甲医院水平很高,但是大多数的中西部的医院的水平不能满足富裕起来的中国人的需求,所以少数医院被患者围的水泄不通,也有一些医院门可罗雀。如果医改的目标不是致力于解决医疗技术不平衡问题,而是围绕不让医院收入更高、不让药品占比更高等细枝末节的问题,医改没有成功之日,不医改也坏不到哪里去。

  中国医改最大的问题就是政府管制太多。医疗重要,所以政府要办医疗,而且也不让其他人办,特别是外资进入中国办医院有严格限制。其实吃饭更重要,但是改革开放的第一件事就是放开农民,让农民自己做主,当年农民就吃饱饭了,全国人民的吃饭问题政府再也不需要费脑筋了。当年的国营饭店服务差、饭菜质量差,自从国营饭店退出市场后,现在的饭店质量比过去高了多少倍。

  鲜活的事实证明,中国的医改就是笑话,而且这种笑话要一直讲下去,新成立的国家医保局开始说单口相声了。

  五、凯撒医疗更多的借鉴应该在健康管理

  经营了70多年的凯撒医疗当然有许多值得中国借鉴的地方。凯撒医疗对健康管理就是值得学习的地方。凯撒医疗如何做到让会员更健康而减少医疗消费,这才是中国医疗机构应该学习的地方。

  从凯撒医疗业务定位看,凯撒医疗是一家医疗健康组织,这家医疗机构的定位非常适合未来的一部分医疗机构定位,致力于让人活的更健康,提升健康水平。至于提升医疗技术的难题,就交给梅奥诊所、MD安德森肿瘤中心这些医疗机构完成。医疗机构分层定位,根据定位从不同方向解决人类健康问题,这才是完美的医疗行业。

7个赞
  • 微信扫码
换一篇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