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互联网医疗的一点随想

分类: 好文分享 / 发布于2018-6-11
974 人气 / 0 评论

  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李克强总理、孙春兰副总理相继视察了好大夫在线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的基地医院——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两位总理均对这家医院的“互联网+医疗健康”创新之举,给予了充分肯定。克强总理还强调宁夏要打造国家级的“互联网+医疗健康”示范区,国家会积极支持。两位总理密集视察一家医疗机构,是空前之举。明确无误展示了国务院对“互联网+医疗健康”的积极支持态度。互联网医疗发展迎来了政策机遇期。

  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由“好大夫在线”和银川市政府合作共建。去年10月,我和同事们调研过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时任院长马晓飞热情地带我们参观了他们和好大夫在线合作的远程门诊平台,详细介绍了此举对该院发展的显著作用,我们现场观摩了该院患者通过互联网和北京的大夫进行的远程诊疗,以及该院医生和当地基层医院的远程诊疗业务。我们还调研了“好大夫在线”设置在银川的互联网医院运营管理中心,了解了其业务模式和发展路径。

  好大夫在线,是我接触的第一家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2009年我母亲来京手术,我就是通过这个平台选定的医院和主刀大夫。当时选择的标准是医术可靠(通过平台上的患者评价和医生答疑判断)加住院(照料)方便。按照这个标准,我选定的是家附近的306医院,主刀大夫是吴继功主任。至今亲朋好友托我介绍医院和医生,我一般是先上“好大夫在线”查询一番,然后提出我的建议。还不错,这些建议均得到了亲朋好友的认可,事后效果也不错。

  坦率讲,尽管当时切身感受到了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带来的便捷,但对这种新型服务模式的重要性并没有很深入的思考。

  看过我系列文章的朋友应该注意到了,最近几年我的关注重点是新型医疗服务模式,尤其是互联网医疗,认定这是中国医改能够成功、中国医疗服务体系可以实现弯道超车的难得机遇。

  认识变化发生在2012年。当时苦闷于医改的步履维艰,很奇怪明明很简单的事儿怎么扯成让人时时无语的局面。这一年无意间看到了哈佛管理学大师克里斯坦森的《创新者的处方》,看完后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后来我将此书译成中文出版。这本书让我意识到,硬碰硬的改革很少有成功的案例,转型成功多来自(技术进步引致的)商业模式创新,新模式会颠覆掉“早该改革但利益相关者拒绝改革”的旧模式。

  有了这个视角,反过头来回顾三十多年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历程,认识到大部分硬碰硬的改革并未成功,所谓的改革成功很大一部分如上所述:(技术进步引致的)商业模式创新颠覆了旧模式,比如商业流通体制改革,80年代步履维艰,后来相继出现了郑百文、国美、苏宁、淘宝、京东,一系列模式创新,不知不觉间已经将商业流通体制改革这个难题给消解掉了;再比如电信体制改革,90年代固话业务改革步履维艰,移动通信业务的发展最终消解了这个改革难题,移动通信出现的长途漫游费问题也是啃不动的改革难题,微信这种新型商业模式出现了,2017年波澜不惊地取消了漫游费。

  必须指出,商业模式创新的成功,其基础是邓小平同志当年确定的改革开放路线,其要义概略说就是对于新事物、新模式,允许“大胆地闯,大胆地试”。存量部分改不动就暂时搁置,放开增量。增量发展壮大了,存量问题很大程度上、很多时候也就消解了,医改也是如此。公立医院改革这么多年来实际进展并不大,如果能够通过互联网医疗另辟蹊径,让医生能够建立起个人声誉和品牌,逐步打破公立医院的垄断地位,很多难题也就能够迎刃而解。

本文由(朱恒鹏)转载自:网址https://mp.weixin.qq.com/s/z8FOkOzJq5nq1_garoUqkw

9个赞
  • 微信扫码
换一篇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