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宠儿到弃儿再到座上宾,互联网医疗这几年都经历了什么?

分类: 好文分享 / 发布于2018-5-4
1 人气 / 0 评论

  沉寂了两年的互联网医疗终于接连上了中国的头条,先是4月1日总理在上海华山医院盛赞互联网远程医疗,紧接着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意见”,之后16日国新办公开介绍“发展意见”精神,最后26日卫健委公布“互联网+医疗健康“实施计划。一系列的安排如此紧密,这可不是一般般的重视。

  作为一个研究互联网医疗三年多的老人,我亲身经历了它从狂热到冷清再到今天的咸鱼翻身,整个发展过程看着很戏剧化,但其实背后的逻辑一直很清晰。

  2014年互联网医疗火起来,一是因为移动互联网的爆发,二是因为电商社交创业项目退出后大量风投资金和创业者推动。在创业者和投资人眼里,医疗痛点真是漫山遍野:挂号、问诊、随访、医患、慢病和大健康,看起来都是金娃娃。

  冲动的创业者和保守的医疗人形成了观念冲突,还记得2015年底我主持那场“互相打断18次的对话”时,大院长跟创业者谈互联网医疗完全是两个频道,互不了解也没有合作欲望。

  院长们质疑的是网络医疗合法性和安全性,用线下医院也根本做不到的“绝对安全”来设标准。医学院课本上或卫计委文件里都没提过的东西,你不能指望医院首先拥护,更别说还有人叫嚣“互联网要让医院关门医生下岗”。

从宠儿到弃儿再到座上宾,互联网医疗这几年都经历了什么?

  2016年的互联网医疗满目萧条,医患用户不增长,用户来了也不活跃。看不到商业模式,还有钱的裁员,没钱的关门,投资人纷纷表态“我不投互联网医疗的”。

  这期间卫计委基本只是旁观互联网医疗,除了偶尔喊一声“网上禁止医疗行为,只能做健康咨询”以外。就在2017年5月,还特别发文严管“互联网诊疗”, 银川互联网医院只高调了一周就没声了。年底食药总局又试图发布空前严格的“医药电商管理办法”,一下子互联网医疗项目又少了1/3。

  老实说,很多实践者对互联网医疗突然咸鱼翻身还有点不适应,包括我这个三年来一直鼓吹互联网医疗的作家。

  其实互联网医疗的价值一直都存在,比如写《论春雨医生的倒掉》文章的某医院医生;就是因为怕动了自身利益而抵制,比如那些反对互联网医疗的公立医院。

  传统体制和公立医院摊大饼的发展已经证明是效率不佳,无法承受14亿人的医疗需求,互联网+可以说是医疗无法回避的选择,是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核心手段之一。

  -医保基金有巨大支付压力,迫切需要低成本可接受的医疗服务新渠道,必然是部分线下服务转移到线上

  -医联体,分级诊疗和家庭医生等医改核心板块落地,离不开互联网的连接和数据共享

  -慢病管控是生命健康和医保控费的关键,慢病管控只有依托互联网平台才能实现

  -人工智能,区块链和远程医疗等新技术应用,互联网也是它们的底层平台

  -其它方面如公共卫生,医疗信息化,医学科普,医保结算和医药分开,无一不需要互联网

  现在得到国务院和新卫健委高度认可,必然对医疗产业和互联网医疗创投都有深远影响。

  卫健委在网络问诊,互联网医院,电子处方,慢病随访和药品配送上更宽松务实的态度,也会打破政策束缚,释放很多之前没有的商业机会,同时加快电子病历,数据共享和远程医疗网络等基础设施建设。公立医院将大改之前保守态度,积极拥抱参与互联网医疗。群众也会加快了解和适应互联网医疗,培养付费使用的习惯。

  既然是医疗,就不可能靠讲故事来大跃进。政府的政策虽好,离具体落地还有距离。医院,医生和患者的行为还需要长时间养成,互联网医疗的大规模盈利还需要医保支付,商保发展和医生多点执业的具体政策支持。虽然互联网医疗这次得到强烈的政策利好,但我们认为只是发展的障碍有所消除,并不意味着接下来就是一帆风顺,财源滚滚。

  这一轮的互联网医疗机会可能不是小公司的菜,互联网+医疗需要的数据和服务的联通,在实际应用场景的落地,都需要很强大的技术能力和对医疗医药传统业务布局。BAT等老牌互联网巨头也会是重要玩家,但不太会重现它们在互联网领域垄断性的结局。

  我们期盼已久的互联网医疗春天终于来了,能创造价值的业务无论被误解多久还是会闪亮的。政策利好只是行业发展得必要条件,互联网医疗能不能实现自身价值还有很长得路要走。

1个赞
  • 微信扫码
换一篇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